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中资投资境外矿产风险上升
2021-09-13 00:17
本文摘要:来自汤森路透的数据表明,2011年中国金属和矿产业对外投资额超过154亿美元,次于2008年,位列历史第二高位。 但是,资源民族主义在全球的回潮,更加苛刻的针对外商资源项目的审查,层出不穷的针对资源企业的高税费,环保NGO和工会组织的博弈论亦让回头过来的大批中资企业倍感疑惑。 5月29日下午,国家电网麾下的国网国际宣告,其已并购巴西七个电缆授权经营项目100%的股权,总电缆长度大约为2800公里。

华体会

来自汤森路透的数据表明,2011年中国金属和矿产业对外投资额超过154亿美元,次于2008年,位列历史第二高位。  但是,资源民族主义在全球的回潮,更加苛刻的针对外商资源项目的审查,层出不穷的针对资源企业的高税费,环保NGO和工会组织的博弈论亦让回头过来的大批中资企业倍感疑惑。  5月29日下午,国家电网麾下的国网国际宣告,其已并购巴西七个电缆授权经营项目100%的股权,总电缆长度大约为2800公里。

  这笔交易,是国网国际在巴西的第二笔投资;此前,国家电网利用国网国际的平台,已在海外屡屡使出。  2009年1月,国网国际和两个当地财务投资者,联合夺得菲律宾国家输电网公司25年的授权经营权;2010年12月,国网国际并购巴西七个电缆授权经营权项目100%的股权;  今年元月,国网国际宣告并购了葡萄牙国家能源网公司25%的股权;今年3月,国家电网麾下的巴西控股公司和巴西科佩电力公司(COPEL)构成联合体,中标巴西特里斯皮尔斯流域水电送来出有电缆特许权项目。

  中国近年来对巴西投资直线下降,在2009年沦为巴西头号贸易伙伴,2010年沦为巴西仅次于的海外必要投资来源国,占到其外国必要投资总额多达1/3。  目前,巴西全国共计10万多公里电缆线路,国家电网已获得授权经营权的资产已多达8000公里。  中巴双边关系十分友好关系,这为国家电网的投资减少了安全性筹码。2010年,中国沦为巴西仅次于的海外必要投资来源国,占到其外国必要投资总额的1/3强劲。

  但是,国家电网在菲律宾的投资,则因中菲黄岩岛争端,变得有些错综复杂。5月7日,中国派驻菲律宾使馆经商处对外收到了《关于作好中资机构近期安全性保卫工作》的紧急通知。

  迅速,国内媒体就经常出现报导,称之为中资企业在菲仅次于投资商之一的国家电网,其菲律宾项目受到了威胁。  接着,还包括国家电网在内的几家在菲投资的中资企业,皆回应至今企业运营未受到黄岩岛事件影响,他们亦无想退回投资。

华体会官网

  据相似国家电网菲律宾项目的能源界人士向记者透漏:虽然菲律宾项目目前还并未受到实质影响,但是明摆着的政治风险显然让人担忧。  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中方常务副秘书长许宁宁回应,中菲南海争端事态的发展,已使得一些打算投资菲律宾的中资企业深感忧虑,正处于衰退从容状态;那些已在菲投放巨资的中资企业,堪称心急如焚。  资料表明,菲律宾享有非常丰富的矿产资源。如果仅有以单位面积矿产储量计算出来,菲律宾金矿储量居于世界第三位、铜矿储量居于世界第四位、镍矿储量居于世界第五位、铬矿储量居于世界第六位。

  于是以因此,2011年菲律宾总统阿基诺访美期间,很多中资企业向其传达了在菲投资研发镍、铁、镁等矿藏的兴趣。  据菲律宾媒体报道,自阿基诺访美之后,完全每天都有中国公司就菲律宾矿业投资事宜展开咨询。记者了解到,和东盟其他国家比起,中资企业在菲投资总额并不大,但却密集集中于在矿业领域。

  但在众多专家显然,即使没黄岩岛争端,菲律宾也远非理想的资源矿产投资福地。中国世贸组织研究会常务理事、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称之为,菲律宾投资环境不当,法规更为严苛,经济结构也并不大合适外资转入,这些都制约了中国在菲投资的不断扩大。  特别是在是矿业领域。

数据表明,2011年菲矿业投资仅有为6.185亿美元,大大高于政府预计的14亿美元,也高于2010年的9.68亿美元,同比上升大约36.1%。  菲律宾媒体报道称之为,导致矿业投资额大幅上升的原因,是当地武装势力2011年10月攻击了日本住友金属矿业公司、三井物产与菲律宾亚洲镍业公司在北苏里高的合资项目,焚毁了大量设备设施,导致该项目投资不了了之。

  国土资源部信息中心研究员宋国明告诉他记者,历年来,在加拿大弗雷泽研究所公布的年度矿业投资环境评价中,亚太地区的政策投资环境比起其他地区来说都是最好的,其中菲律宾在近期公布的评价报告中,其政策潜力评分仅有在整个榜单中的倒数第六位。中资企业境外投资风险下降  仍然以来,我国对外投资合作业务,都比较集中于在高危地区;其中,在我国对外投资存量前20位的国家和地区中,对高危或高风险国家的投资额就占1/5。

  据初步统计,近两年来,全球共计再次发生牵涉到境外中资企业和人员的安全性突发事件198起,共计导致139人丧生。  这一点,在资源矿业投资方面,变得最为引人注目:除了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外,我国矿业投资的绝大部分,都集中于在拉美、非洲、亚太三个地区,这三个地区,完全涵盖全球大部分的高危市场。  据国际会计和咨询公司安永对全球矿业和金属业公司的商业风险名列,资源民族主义位列榜首;技能紧缺和基础设施终端紧跟其次。

  2011年11月7日,在2011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上,中银国际继续执行总裁李彤(微博)回应,资源民族主义、政府征税暴利税、成本增加等因素,减少了中国企业海外矿业投资的可玩性。宋国明告诉他《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近几年来,拉美、非洲、亚太这三个地区的矿业投资政策,呈现一种急剧下降的趋势,这使得我国企业回头过来面对的各类境外风险总体稳定增长趋势。  根据加拿大弗雷泽研究所公布的年度矿业投资环境评价近期数据,世界上主要矿业投资地区的评分,都在呈现一种上升趋势;其中,以拉美国家的上升趋势尤为显著。

  在这份名单中的后十名中,有一半的国家来自拉美地区;即使是早已倒数四年维持在前十位的智利,在此次近期的名单中也下滑到了第18位这早已是拉美、非洲、亚洲这三个地区在此榜单中名列最低的国家。  宋国明认为,拉美曾多次是矿业投资政策环境较好的地区,在2005/2006年度的调查中,拉美国家的平均值得分成51.2分;但是,由于近几年该地区许多国家的矿业投资政策变动较小,对矿业投资环境产生了较小负面影响,使得拉美国家在本次评分中平均值分数仅有为2005/2006年度的一半。  即便如此,拉美地区的情况,仍然强劲于亚非;亚洲国家的评分则是最好。

华体会官网

  特别是在是亚洲,其前十名的9个国家除中国外,皆位列70位以后。其中印度、印尼、吉尔吉斯斯坦、菲律宾、越南分列在倒数前10位中;与上一年度比起,亚洲绝大部分国家的评分和名列上升幅度较小。

  而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几个主要发达国家的矿业投资政策环境,仍然是尤为出色的地区。宋国明尤其认为,虽然澳大利亚总体评分仍然较好,但是仍旧沿袭了去年的上升趋势这也使得该国倒数第二年无缘该榜单的前10名。  主要是因为,澳大利亚矿产资源租凭税的征税,使得各大矿业公司十分反感,宋国明告诉他《财经国家周刊》。

  仍然以来,中资企业都较为偏爱自由选择澳大利亚和加拿大作为自己上岸的选用之地,主因是这两个地方的政局稳定、投资风险比较较小。  在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对外转在合作研究所周密博士显然,海外投资的核心,并不是指风险就越小的地区就是投资的最佳地区;而是要在高效率风险的情况下谋求收益的最大化。但转入2012年以来,这样的情况经常出现了一些变化。据路透社报导,当前不少中资企业已开始考虑到,将投资的目标改向非洲、拉美、中亚等新兴市场。

  记者专访到的诸多中资企业指出,像澳大利亚和加拿大这些政局稳定的传统市场,争夺战优质资源的竞争实质上十分白热化,这就使得资产价格显得过于过便宜,大大传输了企业的收益。  为了提供更大的收益,这些企业也偏向于自由选择了风险较小的新兴市场,作为海外投资的目标。  宋国明向记者特别强调:之所以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在弗雷泽研究所的评分体系中倍受尊崇,关键原因在于矿业公司在当地的投资风险大部分可以通过计算出来获知;而新兴市场虽然可以取得较小的收益预期,不过却更为考验企业对于风险的把触。


本文关键词:华体会,中资,投资,境外,矿产,风险,上升,来自,汤森

本文来源:华体会-www.shouhhh.com

联系方式

电话:0800-151621692

传真:0161-80267175

邮箱:admin@shouhhh.com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最所大楼91号